我父亲在开县一中也快要退休

  五月初夏,一个天空蔚蓝的下午,鱼鳞般的白云把重庆的天空映衬的高远通透。记者应约来到了位于重庆市江北区观音桥商圈的光线摄影学院重庆分院,专题采访了中国摄影教育培训界的领军人物李柏秋老师。从北京出发之前,记者在网上搜索了一些有关李柏秋老师的新闻报道,给记者的印象是极为简单和质朴。初次见面,果不其然,李柏秋老师既有文人的儒雅,又融合了艺术家的气质。

  李柏秋老师一直怀着感恩的心,从事着内心尊为极其神圣的数码摄影、数码影像艺术教育工作,他一直以为,“摄影是发现美、创造美、捕捉美的艺术,而真实的生活就是一种美,用相机记录下这些真实的瞬间是非常有意义的。”普及摄影知识、传播摄影理念,让更多人尽享摄影乐趣,是李柏秋老师多年从事摄影教育所一直遵循的信念,也是光线摄影学院的创办宗旨。

  李柏秋老师目前是光线摄影学院联合创始人,早年曾在北京担任《文明》杂志社编辑,亦在美国某著名传媒机构的北京总部担任过纪录片导演,曾参与了美国公共频道电视纪录片“关注中国—爱滋病防治计划”的拍摄。早在约10年前,他就拍摄制作了重庆首部网络电影《花开滋味》,此外还拍摄了《一查到底》、《追踪》、《暗战》、《北京怀柔区宣传片》等多部影视剧作品。作为著名摄影教育家,著有《数码单反摄影完全指南》、《数码摄影构图技巧大全》、《数码单反摄影实用技巧大全》等数码摄影畅销书。

  我们的访谈以直切主题开始,从李柏秋老师小时候的成长经历谈到了总理的教育思想,从摄影理论的体系建设聊到了对艺术创新精神的大胆培育,从中国摄影教育培训的现状延伸到了如何培养出真正属于我国的摄影教育家……,大家都忘记了吃饭的时间,访谈结束时,窗外的重庆已经换上了夜的衣裳,流光溢彩,霓虹璀璨。

  “我是一个很普通的人,出生在贫穷的三峡库区的一个教育世家。我的祖父、奶奶、父亲和母亲都是当地的老师。小时候,我祖父就跟我说,我们家自从湖广填四川时搬到开县来,就一直开办私塾,为乡野培养了大量知书达礼的人才,其中出了不少秀才还有举人,希望你长大了也做一名老师……”

  听着李柏秋老师娓娓叙述着过去的故事,记者愈发好奇了,不由得有些冒昧地问到“李老师,你现在从事教育行业,究竟是出于自愿还是被迫呢?听说你在师范大学的时候学的不是师范专业,毕业后最早几年也没有进学校当老师啊?!”

  李柏秋老师没有被记者颇有些挑衅的话所刺激,而是接过记者的问题继续讲述他父亲的故事,“1978年,第一次恢复高考时,我父亲的成绩出奇的好,当时就被哈尔滨工业大学在提前批给录取了,当很慢的中国邮政将录取通知书寄到开县时,我爷爷很惊讶也很生气,连夜就出发去了重庆成都,托人找关系,硬是改成了一所师范学院,毕业时,学院已经确定了他的留校任教资格,但我爷爷再一次做出了惊人之举,硬是把他拽回了开县,在一个交通非常落后的乡镇上当了十几年的中学老师,要知道,在当时,大学本科毕业的高材生,几乎没有人会再回到县城更别提是乡镇了。如今,我父亲在开县一中也快要退休,他跟我说,虽然爷爷最初的举动让他也曾经抱怨和不理解,但回顾这一生,无怨无悔,他的一生都贡献给了乡亲们,我为他感到骄傲!”

  “我和我父亲的经历多少有些雷同,最初,我确实也叛逆过,读的大学虽然也是师范大学但不是纯粹的师范专业,毕业后,首先去了北京,在几家著名的传媒公司干过几年,也很洋洋得意过!但家里的传统势力确实太过强大,就跟唐僧和尚一样天天给你念叨,潜移默化有心无心的鬼使神差地我又回到了重庆的一所大学当了老师。”

  不知不觉,我们已经聊了一个多小时了,李老师朴实无华的语言、谦虚从容的心态给记者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我想,也许就是因为从小就生活在乡镇中学校园的缘故吧,李老师一直保留着这种质朴和爽直,这也正是三峡库区老百姓们所拥有的最宝贵品质。

  时下有不少自栩懂摄影的超级发烧友们在各种饭桌、聚会上言之凿凿,论之深深,听起来挺解渴,但真正的摄影专家都会哑然失笑,因为那些在饭桌上滔滔不绝的所谓理论,那些所谓高招,充斥着片面的误解和以偏概全的偏见,甚至不乏错误的东西。这些不过是天空中一道又一道美丽的彩虹,稍纵即逝,徒留幻影,误人子弟。正是因为有感于各种饭桌和聚会上的这些让人误入歧途的言。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4-2018 秒速赛车技巧——秒速赛车_【极速下注】 版权所有 粤ICP备6845411-1号